“我迫不及待想去了解孔子”

发布日期:2021-07-20 10:42   来源:未知   阅读:

  人民网华盛顿1月16日电(记者 高石)寒冬腊月,美国华盛顿肯尼迪艺术中心里观众的热情让人感觉温暖如春。舞者着汉服,在层叠的竹简前执雉羽,抖精神。1月13日,中国歌剧舞剧院创作的大型中国民族舞剧《孔子》徐徐拉开帷幕。

  “这简直美妙绝伦!无论是他们的舞姿还是表达的情绪,都是那么的美,那么的精致!”美国观众凯瑟琳·思凯灵顿女士观看后难掩激动,“这部舞剧激发了我了解中国文化的强烈兴趣,我简直迫不及待地想去了解孔子,了解这部舞剧背后讲述的故事。”

  “采薇”“玉人舞”“幽兰操”……舞剧通过编排精妙的舞蹈,将孔子的情怀与思索融于春秋时代恢弘的历史背景中。舞台以“竹简”作为布景核心视觉元素,在古意盎然中传递着孔子的精神意象。随着篆刻着孔子经典语录的竹简背景推、拉、升、移,舞台上的时间和空间悄然转变。舞者用极富表现力的肢体语言将孔子参政进谏、周游列国、危困绝粮、弦歌幽兰、晚年归鲁、删改《诗经》、撰写《春秋》等命途线索串联起来,带领观众探寻其“仁”“礼”的思想内涵,让美国观众与孔子完成了一次跨时空、跨文化的交流。

  “还没有看过瘾就结束了。”循着声音,几个妆容精致得体的华人引人注目。一番寒暄,得知她们是结伴从马里兰州驱车一个半小时前来观看演出的。“这台舞剧太美太震撼了!”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介绍,她们都是来美二三十年的华裔,业余组了一个舞蹈团。“我姓殷,来自山东,89年到美国。如果全世界都能够了解孔子,这位我们中国的哲学家、思想家,对于传播我们的中华文化来说特别特别的好!”王平女士是这个业余舞蹈团的老师,她说,“作为中国人,我们觉得很骄傲!”

  “从国内带来的签售光盘,在纽约首演时就卖出了90%,到了华盛顿竟无法满足观众的强烈需求了。”中国歌剧舞剧院院长陶诚略感惋惜却无不自豪地说。

  在剧中,无论是宫中精致的桌榻,还是杏坛讲学背景下精美的壁画,创作者们处处描摹古代文物,力图还原春秋时代的恢弘气象。而整部舞剧的服装,则借鉴战国楚墓出土的彩绘木俑的纹饰,结合现代审美进行创作,以达到贯通古今的效果。《孔子》在舞美及服饰上的考究和复古,不仅是一场中国古典美学的视觉盛宴,也充分显示出中国传统文化的深厚底蕴。

  “舞美、服装、灯光、表演、音乐,所有都是如此有品位,如此完美,实在是令人享受!”格兰特夫妇对舞剧给予超高评价。“这是对中国文化完美展现。我感受到,舞剧想告诉人们美德对于人生的重要性。你也可以看出,失德是要承担代价的。”詹姆斯先生说。他的太太安在采访结束时用汉语字正腔圆地说了一声“谢谢!”意外之余,原来这对美国夫妇和中国有着深厚的情缘。詹姆斯的父母和祖父母都在中国生活过,詹姆斯于1986年在北京外国语大学做过一年半教授,二女儿更是出生在中国。“2005年,时隔18年后我重返北京,变化真的是天翻地覆,现代又发达。”究其原因,安补充说:“你知道中国文化最伟大的一点是什么吗?就是敏而好学,而且能学以致用。这也是孔子推崇的理念之一,这些就是让中国能够保持进步和发展,变得更加自信和强大的原因。”

  陶诚风趣地说,“要让一个人更爱国,就要让他多出国。”为什么呢?他们此行对这句话体会更加深刻。“在刚刚结束的文代会和作代会上,习总书记对我们提出了四点希望,第一句话就是坚定文化自信,坚守艺术理想,勇于创新创造,坚持为人民服务。神算子论坛,以前我们总是在借鉴西方的古典音乐和芭蕾舞,但这次我们的民族舞剧‘走出来’得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陶诚说,虽然东西方审美不同,但各美其美,美美与共。剧团所到之处都引起轰动,西方观众在演出结束后久久鼓掌不愿离去,甚至把签售会堵得水泄不通,想和演员面对面交流。“我们应该对中国独有的传统文化有完全的自信。”

  舞剧《孔子》的编导是孔子的第77代大宗户传人孔德辛。谈及这次创作,孔德辛说,自己在创作之初就带领团队回到曲阜,走访孔子研究院,进行了长达半年的采风。她说“家里会摆着孔子像,每年都跟随爷爷奶奶回曲阜孔林去祭拜,长辈们也经常讲起家族历史。对两千年前的祖先,我并不陌生,心中早就有一个孔子。”孔德辛认为,中国历史灿烂悠久,文化传承不能失去“本根”。中国年轻一代的艺术家在传统文化传承上有自己的优势,他们的视野更为开阔,对中外文化兼容并蓄,敢于突破,敢于创作,会在中华文化“本根”源源不断地滋养中不断焕发出勃勃生机。

  舞剧中“孔子”一角由中国歌剧舞剧院的年轻的首席男演员胡阳担当,90后的他已荣获多项舞蹈大奖。胡阳开玩笑说自己的形貌都不似孔子,“但任何人历史的记载,都是文史学家笔下的人,可能都不是真正的孔子。所以我们的作品所咏颂的,是他的情怀,对于梦想、对天下大同的追求。”他希望通过自己的舞蹈演绎出孔子如何从政治家转变成教育家的历程。接受采访时,胡阳对孔子的经历、思想和经典如数家珍,一问才知道,排练期间他花了近半年时间,阅读儒家、道家的经典书籍,慢慢参悟了圣人的思想和内心世界。陶诚介绍,中国目前的表演艺术家拥有高素质的人才队伍,他们不光具有高超的艺术造诣,同时也是毕业于各著名院校的高材生,是中华艺术文化传承的中坚力量。

  “不论是服装、舞美还是肢体语言,我们要用自己擅长的方式向世界表达中国。文化的魅力就在于它不仅存在于古代,它也在当下,也在以后。”担纲女主角的唐诗逸是当今中国古典舞领域的翘楚。她曾经看到西方的舞者将芭蕾、现代舞等精彩的演出带到中国,心中有了将中国古典舞带向世界的想法。在舞剧中唐诗逸时而化身为“南子”,时而化身为“玉人”,通过“袖舞”“鼓舞”等中国古典舞特有的舞蹈样式,完美呈现了孔子在《礼记》中所言“君子比德于玉”的大美意象。

  400多年前,意大利传教士把记录孔子言行的《论语》翻译成拉丁文带到欧洲。希望当代中国的文艺工作者效仿“古人”,用自己的智慧和心血,用艺术这种无国界的世界通用“语言”,将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和艺术享受的带给更多的外国观众。